发发其实不太发_

难产写手
随缘更新
感谢关注。

Crush


#妈惹!这篇文我本来都快写到结尾了,清后台的时候手贱清掉了_(:з」∠)_然后就!一个字都没有存!自己跟自己堵了半个小时的气然后再次屈服了。所以涂涂改改到现在才写完_(:з」∠)_

#xxj写文,看看罢辽

#当然是小甜饼,虐是不可能虐滴。

#推荐食用BGM:倒数——邓紫棋(其实是私心想安利新歌ovo




晚上八点,张紫宁准时收到了来自陈意涵发来的讯息:我们在space club,快点来哦。

然后她补了个妆抓起外套就出了门。四月晚间的风吹在脸上还有些凉意,她把外套往身上裹了裹,转头钻进了车里。

从这里过去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但张紫宁今天却觉得格外漫长。也是,平常都会有个小朋友在旁边叽叽喳喳的跟她一直讲话,当然也就没有那么无趣。

把车在门口停好,张紫宁推门而入。一进去就看到坐在中间卡座的她的好姐妹们。她径直走去,拍了拍陈意涵的背,算是打了个招呼。

“诶,你怎么一个人来的,人语呢。”陈意涵看她只身一人,有点疑惑的问道。

“鹅…你们没给她发信息吗?”

陈意涵摇了摇头,“没有。我想着你们肯定是一起来的,所以就只给你发了。”

一旁抱着自家小公主的孟美岐也凑了过来,满口大碴子味儿:“咋回事儿啊?你俩吵架了?”

怎么回事呢?

其实她也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不过是昨天张紫宁下班回到家,累极了,一回家就瘫在沙发上就再也不想动。过了没多久下课了的刘人语也到了家,好像挺开心的,一进来就朝着沙发走过去,坐在张紫宁旁边。

“诶,紫宁儿,我跟你说,今天苏芮琪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她早上不想上课要我去帮她答到,结果…”

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紫宁给打断了“人语,我好累,你让我休息会儿。还有,你为什么每天都在讲苏芮琪?”

刘人语感受到张紫宁有些生气的语气,有些不知所措:“我就是…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日常生活…”

“那你的日常就只有苏芮琪吗?那你去和苏芮琪谈恋爱呀?”

“不是,我又没说什么,你干嘛发这么大脾气。那好啊,那就分手啊。”刘人语被张紫宁的语气搞的莫名其妙的,于是她也不乐意了。

“行啊,那分开啊。”

然后刘人语微微一怔,随后又迅速反应过来,然后赌气的走进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和生活必需品。

张紫宁靠在沙发上,听着房间里拉抽屉开衣柜的声音,心里烦不胜烦。但她依然保持着镇定自若的表情,其实心中的两个小人早已打起了架。

挽留?还是不挽留?

可是张紫宁是真的很累了。也是真的吃醋了。

然后清好衣服的刘人语拖着箱子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张紫宁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虽然她明知道张紫宁可能内心在纠结,但她就是觉得自己不能心软。

然后她走到玄关处,最后看了一眼闭着眼睛但皱着眉头的张紫宁,开口道:“家里的钥匙我放在门口了。”然后狠了狠心,关上了这沉重的大门。

其实她们大可不必闹到这个样子。

刘人语当然可以像往常一样,走过去抱住她年上的恋人,用她软软的少女声音哄一下张紫宁,或者温柔的亲亲她的嘴角,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可是她没有。

张紫宁当然可以像以前那样,在刘人语收拾东西的时候从后面凑上去,圈住她的小年下,然后摸摸她的头,或者嗲精上身的撒撒娇,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可是她没有。

两个人都很倔。

她是了解她的。双鱼座嘛,性情温柔易于相处,又是一个浪漫而富于幻想的人,对生活充满热情。但又什么需要有人保护。

她是了解她的。天秤座嘛,气质优雅随和温婉,社交能力强,但又常常犹豫不决。但是也缺乏安全感,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因此容易受人影响。

她知道张紫宁工作压力会很大,所以她经常带着她的年上姐姐出去散散步。

知道张紫宁在很高兴很激动的时候会发出小黄人的声音,刘人语这个时候总是喜欢骂她幼稚然后陪她一起在家里大喊大叫。

她也知道刘人语大学即将毕业,所以她们经常躺在沙发上面幻想着以后自由自在的生活。

知道刘人语会在论文太多写不完的时候,在床上耍赖似的打滚,她总是会大声呵斥刘人语这个皮皮怪把床都弄乱了,然后又很诚实的躺到刘人语旁边蹭蹭她的鼻子。

想起两个人刚刚确认关系那会儿,刘人语搬到张紫宁家里,没有一点不适应。刚开始同居生活的这对情侣,就像是原本就天生一对,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十分契合。

可就是这么天作之合的她们,在昨天下午吵架了。

嘈杂震耳的鼓点和喧嚷的人群把她的思绪拉回来,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喝了不少酒了。

然后她听见孟美岐扯着嗓子对着她喊到:“紫宁,你悠着点,在座各位都是有老婆的人,喝多了我们可不能随便送你回家的。”

她睁开已经有些朦胧的眼睛,往周围扫了一圈,

美宣
傅戚
越涵

打扰了。

但是当张紫宁半梦半醒地开始躺在座位上唱小黄人之歌的时候,她的好姐妹们就知道,张紫宁还是喝高了。

于是六个人商讨之后一致决定,给刘人语打电话,让她自己来带走自己家的女朋友。

“喂,人语啊。诶,我是宣仪。内个…你现在在家吗?紫宁她和我们在一起,好像有点喝多了,你要不过来把她接回去…?”她怕刘人语还在跟张紫宁赌气,便问的小心翼翼。

“诶对对,就老地方。我们在这等你。”

不到一刻钟,刘人语就到了。

原因是她也被苏芮琪跟罗奕佳叫出去吃宵夜,正好就在附近。然后苏芮琪看到独自前往的刘人语便也好奇:“诶,小辣鸡,你怎么没跟女朋友一起来?”

刘人语一听,便来了气“哦哟,你还好意思说。就是因为你,造成了我跟紫宁儿时间最长的一次冷战。”

“啧啧啧,怎么能是因为我呢。你们什么时候吵的架?”

“昨天下午。”

“…”

好。dbq。是我苏芮琪不懂你们小情侣之间的事逼。

刘人语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张紫宁呈大字型瘫在卡座的沙发上,嘴里还振振有词地唱着小黄人之歌。

剩下六个人一脸担忧的望着张紫宁。当看到刘人语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仿佛看到了救星。

“哎呀,人语,你终于来了。张紫宁一直闹,我们也没办法。”最先开口的吴宣仪。

“麻烦你们了。我这就把她带回去哈哈哈哈,我们下次有时间再约。”

“好的好的。你们俩也别闹矛盾了,回去好好谈谈。”吴宣仪笑了笑,然后给了她一个我们都懂(?)的眼神。

然后刘人语就半抱半搂的牵着张紫宁出了门。一出门迎面吹来的风跟室内的温暖形成温度对比,光是这一下,就让张紫宁感觉清醒了不少。

因为刘人语也喝了一点点的酒,所以她也开不了车。反正离家也不是很远,两个人索性就走回去。

路程走到一半,张紫宁酒醒了不少。然后一抬头发现牵着自己的人是刘人语,她就趁着酒劲发起了小脾气,把手甩开了。

刘人语有点不明所以,回头用一种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张紫宁。

“你不是去和苏芮琪谈恋爱了吗,干嘛又回来找我。”张紫宁撅着嘴巴,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委屈。

刘人语浅浅地笑了笑,然后走到张紫宁面前,当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的时候,张开手抱住了她的年上。

然后张紫宁就很没骨气的没有推开她。少女发丝清香的柠檬味钻进她的鼻子,她又往刘人语怀里缩了缩。

她听见刘人语用一种只有张紫宁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小声的在自己耳旁说了一句“我错了。”

就是在这种情境下,张紫宁突然没头没脑的想到,自家的小年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了,然后她又想到,自己以后在床上是不是只有在下面的份了。

但刘人语并不知道张紫宁在想些什么,她继续说道:“可是你知道的,我最喜欢姐姐了。”

张紫宁脑中一根名为刘人语的弦不合时宜的断了,她觉得自己仿佛就这样沉溺在刘人语的温柔乡,失去所有思考和理智。

最后张紫宁还是嗲精上身的跟刘人语闹了闹小脾气,也不知道到底是比刘人语大了五岁还是只有五岁,刘人语倒是觉得彼时自己看起来才更像年上。

当然,那个夜晚,刘人语的行动证实了张紫宁在打岔时候的那个想法。

嗯。

果然只能当下面的那个了。

评论(17)

热度(51)